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您的举报已受理,感谢您对春雨杯的帮助!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一个特点鲜明的人

上传时间:2014-11-06 09:19:16

作者:佚名

刘爷爷·旱烟袋·筛子眼

 在我的老家,有一个邻居刘爷爷,他今年78岁了。刘爷爷爱遛大街,爱听京剧,爱喝两盅酒。一根旱烟袋抽了几十年了,无论是坐着站着,还是躺着靠着,他都舍不得放下,时不时地抽上两口,再哼哼几支小曲。

 虽然烟不离手,曲不离口,但刘爷爷心里最惦记的还是每四年一次的奥运会。

 还记得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式现场直播的那天夜里,刘爷爷手忙脚乱地一不小心把他家的电视机调到了最大音量。顿时,全院都响起了振奋人心的奥运会会歌。看到中国运动员入场时,刘爷爷兴奋地挥舞着旱烟袋,瞪大眼睛,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的中国奥运健儿,高兴得眉飞色舞,随手把烟袋往床上一扔,双手一拍大腿,由衷地赞道:“棒!精神!还是中国运动员精神!”至于那个仍在床上“哧哧”地冒着烟的旱烟袋,早已在新铺好的床罩上留下了一个具有永久纪念意义的大黑窟窿了。

 自从奥运会开始转播那天起,刘爷爷就寸步不离他的奥运健儿了。他是场场不落,是赛都看。每天早晨,人们都能看到刘爷爷红着眼睛,叼着烟袋,给遛早的老人们传播着最新消息。

 渐渐地,人们都把刘爷爷当成奥运会的宣传员了。大人小孩都爱围着他,听他绘声绘色地讲比赛盛况。刘爷爷照样边讲边挥舞着烟袋,讲到激动处,烟袋就成了道具。连说带比画,看得大家眼花缭乱。每当这时,刘奶奶便在一边把嘴一撇:“哼,这老家伙!平时他叼着那烟袋,逼他都不放下;如今看起比赛,那烟袋随手就扔。你们看看我家那床单和桌布上的窟窿吧,都快成筛子眼儿了,都是他给烧的,你说气人不气人!”“哈哈哈!”四周响起了一片笑声。

 

记一个印象深刻的人

 站在旋转木马前,记忆的枷锁突然被打开。那最温柔的记忆席卷着内心最纤细的铭脉。

 记忆中好象总有一抹身影,始终挥之不去,是你吗?是你这个在我记忆刻下永恒的刀疤的你吗?每次想起你,为什么脑海里总会浮现得很多、很多关于你的记忆?一定是你,我印象最深刻的你,我最爱的你。

 在一个微风轻抚的秋天,我认识了你。

 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春天,你离开了我。

 这是不是所谓的命运。

 我总是这样,凝望着在旋转木马上尽情欢笑的孩子,他们是快乐的,那么单纯释然。直到音乐停下来,我才迈进我的世界。即使我并不想离开。

 记得那时,我很喜欢坐旋转木马。因为旋转带来不一样的愉快,更因为那是你我重要的回忆。我们几乎天天都是在旋转木马上度过。

 那时我天天牵着你的手,到公园去坐旋转木马。你就站在栅栏前看着我一圈一圈旋转,旋转,我依稀记得你满脸灿烂与笑容。小的时候,我问你,为什么你总是在旁边看却不坐上去呢?你告诉我,你想成为一匹旋转木马,让我爬上你的背,带我在风雨中翱翔。

 有一次,音乐停了,我从旋转木马上下来,天空下起小小的雨,于是你用你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,走在温暖的雨中。我看见你手中的伞不断偷偷地往我那边偏,后来,你半边身体都湿了。

 再后来,有一天,下着绵绵细雨。我讨厌雨天出门。你却坚决要带我去坐旋转木马,后来还是拗不过我。没想到那一次以后,你再也没有带我去坐旋转木马。天空不断下

 雨,好几天没停过。那次以后我不再坐旋转木马了。

 现在我长大了,更不坐旋转木马,怕人笑话。这么大个人了,还坐什么木马啊!我开始像你一样看着坐在旋转木马上的孩子旋转,旋转。似乎也明白你为什么喜欢这样做了。

 时间像装在有漏洞的玻璃里的水,落在鞋子上一滴一滴。渐渐的,对你的印象淡了,似乎已经忘了。

 有一次,我走在路上,一间店名吸引了我。它叫“旋木”,很奇怪吧。我走了进去,店里到处摆放着各样的旋转木马装饰。有一首歌,飘进我的耳朵,穿透我的心。

 “拥有华丽的外表和绚烂的灯光

 我是匹旋转木马身在这天堂

 只为了满足孩子的梦想

 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

 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忧伤

 我也忘了自己是永远被锁上

 不管我能够陪你有多长

 至少能让你幻想与我飞翔”

 爷爷,身在天堂的你,你感受到吗?

 

评论

头像
  • 表情
  • 星级
  • 哎呦,还不错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