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您的举报已受理,感谢您对春雨杯的帮助!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想像

上传时间:2014-11-12 08:38:19

作者:佚名

拆坏的钟

何庆源

 忙了一天很晚回家的我用钥匙打开家门,走进客厅。 

 “欢欢,功课做完了吗?”我扭头一看,儿子躺在沙发上,地上散落了一地的玩具。

 这孩子!我摇摇头,收拾起散了架的小汽车、断了腿的小人,还有…… 

 “欢欢!你给我起来!”我气急败坏地喝道,“你怎么把我和你爸爸结婚纪念品给拆了?”

 看着这只面目全非、残破不堪、遍体鳞伤的闹钟——这可是我和他爸爸异常珍惜的东西啊,多少年过去了,它都完好如初,如今——

 一股怒为从脚底直蹿脑门儿,我的声音更大了——

 “欢欢!!!”

 儿子揉着眼睛,好不容易把眼睛睁开,含糊不清地说:“妈妈,我很想知道钟是怎么跑的, 可是我拆了却装不回去了。我把它弄坏了,你别怪我好吗?”

 望着孩子可爱的脸蛋,我不知道刚才的怒气跑到哪去了,抡起的巴掌缓缓地放下了。“快回你自己房间去睡吧!”

 儿子似乎庆幸我没打他,一下子像刚睡醒的样子,又恢复了他那活蹦乱跳的样子,一路走一路跳:“噢!开飞机、开飞机,飞到天上地下去……”

 调皮的儿子原来是装睡。

 唉!我叹了口气,继续收拾着被拆坏的七零八落的钟的组件,忍不住的心疼,可是拆坏的钟虽然没用,但是做错了事的孩子还可以教!

 

眉飞色舞

朱宇

 “欣然一票!乐仪一票!”值日班长在板上统计省三好学生推荐的民意测评投票结果。

 我神定气闲,想着昨天我已经笼络好民心,几位死党异口同声:我们一定支持你!再说了,凭我的成绩哪有不技压群芳之理。  

 “欣然一票!欣然一票!”    

 我心飘然,听到接二连三地报到我的名字,我禁不住有些眉飞色舞了,想到我这个班中骄子,身在学校,处处是老师的表扬,走在路上,都能感到同学射来的羡慕的眼光,好像每个人都知道我的身份一样,凭着我“一心只读圣贤书,两耳不闻窗外事”的精神,难题被我攻破不少,各种赞誉此起彼伏,连父母走出去,脸上都觉得光鲜照人。我带着骄傲的神情瞥了一眼乐仪,“你一天到晚忙着班里的公益事情,又有什么用?关键时刻还是分数重要啊!”
 “欣然三十二票!乐仪三十二票!”   

 “班长,你自己还没选,还差你一票呢?”同学喊道。    

 我心中暗喜,值日班长跟我可是够姐妹的交情,关键时刻哪有不帮我之理,胜负早已分出,想到这更是心花怒放。    

 班长郑重其事地在乐仪的名字下添了一横。还没等我开口,他就说:“我承认你学习好,我们都比不过你,可是你从不愿帮助同学,遇到问题,你总是说我很忙推脱,你不该高高在上,脱离同学,省三好学生更重要的是看他心里有没有装着班集体。”    

 我顿时哑口无言,刚才眉飞色舞的神情早已飞得无影无踪。

 

一路走好

屈姗姗

 车厢里早已乱成一团。列车长心急如焚:虽然火车已经提速,但到达目的地仍需要半个小时,车上基本的药物、医疗器械都有,就是缺少一个急救医生。眼看病人的情况越来越糟糕,这可如何是好。

 这时,有两个男子走到列车长前。 

 “你们是医生?”列车长大喜过望。

 为首的青年对他耳语了一番,他的脸色变了。他看着后面的中年男子,又看着重度昏迷的病人,犹豫了一下,终于点点头。

 于是,那个中年男子开始动手治疗。他的动作麻利而熟练,不停地吩咐旁边的青年拿这拿那,一看就是一个职业医师。    

 大家紧张的神色开始放松,病人确实在好转。    

 没有人发现,那个青年的眼睛一刻不离地停留在中年人身上,眼神非常地复杂。    

 也没有人发现,列车长的眉头一直紧锁着,眼神里有一种奇怪地担忧。   

 “呜——”汽笛长鸣,火车终于到站了,病情得到控制的病人被送往医院。    

 当乘客们纷纷向那位中年人致谢时,青年如释重负般地长叹一口气,然后掏出一副手铐,铐在了中年人的双手。    

 乘客们惊呼起来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    

 青年人平静地对大家说:“他是在逃犯,我负责押解他进京”。   

 “我要感谢你们,让我又一次履行了医生的职责,我现在是多么希望以前做的错事不要再发生,我仍是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啊!所以到最后,我还想送给你们一句话:‘无论到哪里,都要一路走好!再见了!’”    

 车厢里寂静片刻后突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评论

头像
  • 表情
  • 星级
  • 哎呦,还不错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