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您的举报已受理,感谢您对春雨杯的帮助!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留在心灵深处的夜

上传时间:2017-11-07 10:32:56

作者:袁云裳

 盛夏,干燥而烦闷。夜是行走的黑色的天幕,星星浅一脚深一脚,不知去处。皎皎弯月,遥遥挂于九天之上,留在心灵最深处的,是夜,也是月。

 躺在病床上,感觉到心中空空的,腹部一阵阵撕裂的剧痛。阑尾炎手术结束,被麻木的大脑,什么都装不下,一片空白。或许是那天空气的湿度,或许是老蝉声声哀叫,或许是病号服太过宽大,或许是病房里消毒液刺鼻的气息,或许是对母亲不给我保守治疗,取消掉我的美术课程的抱怨。一切的一切,都这样深深地篆刻心底。

 她来了,付好了所有费用,问好了所有注意事项,拿着厚重的一叠发票,拖着疲惫的身子,她来了。借着病房外从门缝里偷偷钻出的微弱的光,慢慢地迈向病床,迈向那个对她只剩满腔抱怨,在她疲劳四处奔波,处理家内室外大大小小,至今连一句话都不愿对她说的女儿。我假意装睡,故意气她。她会生气?会忧伤?会后悔?我简直忍不住想要马上坐起身,亲眼目睹她那惭愧的眼神。可她什么都没做,什么都没说,只是,静静地,静静地坐在床边。灰色的薄薄的云絮紧紧包围着月儿和她身旁本就不算明亮的星。夜,很静,静得我可以清晰地听见她的呼吸声,缓慢。她缓缓地伸出手来,随着夏夜干燥的风,带着她,属于她特有的香味与温度,轻轻地抚触着我的脸,抚触着那颗只有抱怨的心。她轻声说道:“还疼吗?”无人作答,只剩下阵阵余音在空荡的病房里回荡着“疼、疼……”仿佛在替我回答,在寂寥的夜里也是好笑。她深深叹了一口气,又用手轻轻揉着我扎着针头,微微有些肿起的手,“你知道吗?小时候你最怕输水了,你血管细,扎针总是要扎好几次,输液也总不通,一输,手就肿。我以前还笑你皮太厚,肉太多,血管都看不见。”她笑出了声。一点一滴温情而甘甜的雨水淅淅沥沥的下起来了。病房外的灯被关掉了,她靠在我床边睡着了,被子的边角湿透了,我坐起身,借着朦胧月光望着她,历经沧桑、皱纹明显、眼眶通红、眼内湿润,月初才染过的头发,竟夹杂着银发,丝丝缕缕拨动着心灵的最深处。

 云散了,风清了,拂去阵阵燥热,雨依然在下,月儿露出恬静的笑颜,一颗小小星安静躺在她怀中。群星停下了脚步,夜一切的一切,留在了我心灵的最深处。

 夜静,静得橡树,不顾浮世辞藻;夜暖,暖得像阳,只照最美星月。 

评论

头像
  • 表情
  • 星级
  • 哎呦,还不错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