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您的举报已受理,感谢您对春雨杯的帮助!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来去有时

上传时间:2018-07-01 08:59:03

作者:林声发

 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但是,聪明的,告诉我,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——是有人偷了他们罢:那是谁?又藏在何处呢?是他们自己逃走了吧:现在又到了哪里呢?

—— 朱自清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
穿行在车站的人海,望不到尽头,前方有一条行人道,敞开又聚拢。我向前走,不回头。一个熟悉的身影,又掠过。未看真切,却不知已到何处,只是向前,一直向前。在日子里彳亍,徘徊,两手空空,捧不住流水。
远方的车站,望不尽,盼之若珍宝,亦归不得。千百般不舍或依恋,目送着远去,任凭惆怅涌上来……
一声声,一幕幕,我就像一个路人、一个戏子,表演着我自己。每每叹息,都不觉沉默。猛然间才知,我来到这座小城也有四个年头了。也便意味着,我成为医生也有四年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
四年前,我从一所名牌医学院毕业了。父母都希望我去往北上广深的大医院工作。最终,我仍是一意孤行,不顾父母的感受,只身来到这座小城里。
可我再也没回到过那远方的车站。
我依稀记得,那个远方,月台之上,母亲满眼泪水,肆意无声地流淌,几乎将整个眼球淹没。冷风吹啊吹,拂过父亲布满沟壑的脸和母亲晶莹的泪痕。他们望着远去的列车,空洞的双眼中写满了痛苦与不舍。我望着那两个无助的身影离我愈来愈远,只留下模糊的痕迹。
……
于是,一有时间,我便来到这小城的车站,看看那不知何处的远方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
这座小城的故事并没有如歌中所唱的那么多,真正多的都是些老人。
每每去到车站,总能望见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。
他应已过了古稀之岁了,总穿着一件半褪色的中山装,戴着军帽,在月台上走走又停停。时而凹陷的双眼望向远方,眼神里充满期许。时而却目光呆滞,随手抽着杂牌的老烟,咳了几声。
慢慢地,我们似成了熟悉的陌生人,虽从未攀谈。有时目光迎面相遇时,我微点着头,他抽出一只手轻拍我的肩。然后,再次擦肩而过。各自在这小城的车站里寻求各自的情感寄托。
日子如此平静,一天天悄然逝去。但,他来车站的次数愈来愈少,有时两三个礼拜才来一次。
我发现,他的脚步越来越缓,气息越来越弱,咳嗽的次数也越来越多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四
那天,是未曾再见的许多天后,我看到了他。
远远的,像一幅定格的图画,我一时呆住,细细咀嚼着他的凄冷的背影,以及被这图画所引出来的遐想,眼角顿时一阵酸楚。
蓦地,他似比四年前显得更加沧桑憔悴,七十有几的年龄,对于岁月所施加的衰老或许已是极为习惯的一件事。然而,在他生命的后期,陪他在车站看远方的人,好像只剩了他不熟知的我。
站在月台上的他背对着夕阳,列车的轰鸣声再次响起,深秋的冷意通过瑟瑟的风传递到他的衣服里。他的中山装在这深秋显得单薄,土灰色的上衣角被风掀动,像是准备好了似的,嘴巴微张,打了个快节奏的喷嚏。
忽而,画面上的老人,倒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五
“小伙子,是你把我送到医院的吧。”他醒了,看见了坐在病床前的我,有气无力地说着。
“没错,是我。”我看他虚弱不已,略带凝噎,很是不忍。
“小伙子,谢谢你,四年了,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讲。”
随后,我们谈及了四年来各自所企盼的远方……
他是位老兵,老伴很早就去世了,只留下他和儿子。许是受他的影响,长大后他的儿子也参了军。
那年,他在小城的车站送别儿子,虽有不舍,但也欣慰。但,却一去不返了——儿子在一次执行任务时,牺牲了。
于是,他便时常来到那离别的车站,看着远方。他知道,儿子就在远方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六
然而,他的病情并没有好转。
此刻,他已经骨瘦如柴,披着一件宽松的病服,半蜷在病床上,像一只疲惫不堪的老猫,嘴里喃喃自语。
我是位医生,我深谙他在病魔的折磨下是有多么痛苦。
他度日如年。或许他迷惘过,彷徨过,苦恼过,甚至放弃过,但每次在我面前总是展现出微笑,即使化疗使他的脸肿得难以辨识,即使头发已脱落得寥寥无几,即使疼痛让他夜夜失眠,但他依然坚强地活着。每一次,我都会悄悄转过身去,默默地抹眼泪。
……
那晚,正好轮到我值班,我走进了他的病房。
他躺在床上,心电图像波浪一样在屏幕上挣扎着。
看到我的到来,他努力使自己在床头坐起,尝试两次后,他斜靠在枕头上,呼吸短促凝重了,他闭上眼调整了一会儿,然后努力睁开双眼,若有所思看着我。
他的手发抖着,缓慢地递给我一张纸条,上面的字写得歪斜扭曲,但纸条的末尾很正式地印上了他的指印:
“小伙子,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。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,恐怕也没机会再去车站了。希望你下次再去车站时,能多带着我的一份对远方的思念。我并不害怕死亡,但我想死得更有价值,像我儿子那样。我希望在我死后,能将自己的遗体捐出去。我是一位军人,这是我最后的心愿。”
最后的那一个红艳艳的指印在我眼中幻化成一颗火红的跳动的心。我默然无语,任凭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静静地守在他身旁。
临走前,他对我微笑示意,然后十分艰难地、颤颤巍巍地举起了右手——这是我见过最美的军礼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七
他走后不久,我回到了远方的车站,见了四年未见的父母。
人一生来去有时。
远方车站无尽头。
小城车站少一人

评论

头像
  • 表情
  • 星级
  • 哎呦,还不错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