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您的举报已受理,感谢您对春雨杯的帮助!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陶罐

上传时间:2018-10-01 21:38:56

作者:汪珍珍

         小雨滴不轻不重的敲打着半掩着的窗玻璃,屋外雨水清洗过的世界弥漫着清甜的香气,顺着窗缝飘进屋内。我在这淡淡的清香中醒来,伸了个懒腰,跑到窗前,狠狠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。忽然,一股苦涩的草药味也随之进入鼻腔。我皱了皱眉头,打开房门,冒雨跑进了厨房。案板上一樽紫黑色盛了满满一罐中药汤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,正欲离去时忽然感到嗓子中一阵难受,随即扶着门框剧烈的咳嗽起来,过了许久才平复下来。我回到了陶罐旁,端起了它。黑色的汤药冒着气泡,无法言说的苦味充斥着整个厨房。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大口大口地喝了它,口舌间布满辣辣的,苦苦的药味儿。唉!谁让我生病了呢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喝完了药汤,我口中苦涩难耐,一连吃了好几块冰糖,放冰糖的甜味逐渐遮住了满腔的苦涩,我才舒展眉头打量了一番厨房。案板下是一锅黑色的草药渣 妈妈这几天很早就起来为我熬药,熬好后又将药汤倒入陶罐。她倒得很小心,未撒一滴汤,也未使一截草药落入汤中。当罐子里装满了黑乎乎,明亮亮的汤药时,她才骑着电动车离家去上班。那时天还没有完全亮,那时我还在梦乡。陶罐旁有一小碟冰糖,是妈妈特意为我准备的。我又吃了一块冰糖,口中药汤的苦涩完全消退了。我小心地捧起陶罐,别看它个头挺小,倒挺重的,踢在手中沉甸甸的。听妈妈说这是奶奶留给她的,若不是市面上买不到合适的盛药罐,她还真舍不得用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用清水清洗陶罐,也许是久于盛汤药,罐底凝固了一层厚厚的药垢冲刷不掉。清水哗啦啦的在罐子里旋转,我隐约看到罐底有一个字,但由于药垢太厚又不清楚是何字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雨水持续了好几天。我每日清晨在雨打窗声中醒来,有时睡眼朦胧之际看见妈妈冒雨在院子里穿行,雨滴顺着她的发梢淌下,滑过她苍白的脸颊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或许是哭泣的天空哭的累了,天终于放晴。蔚蓝色的天空漂浮着柔软的白云,一抹彩虹于空中若隐若现。我的咳嗽也逐渐好转。这天我依旧被厨房飘来的味道惊醒,好奇怪,今日不是那苦涩而熟悉的中药味,倒有一种香甜溢于空气中。我急忙奔向厨房,案板上的陶罐里装了一罐冰糖雪梨。哈,我兴奋了,狼吞虎咽将罐中的果肉迅速消灭,连糖水也喝的干净。软滑的梨肉下肚,甜而不腻的汤水流经喉咙,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的咳嗽好了,每日晨起,倒再也闻不到中药或冰糖雪梨的了。厨房里的陶罐隐匿了身影,屋内的空气中弥漫着果蔬的清香,各种调料的辛辣,还有锅灶旁一堆薪柴的腐味儿。         这样混杂的气息在厨房里并没有停留多久。有一日放学回家,我远远的又嗅到了昔日熟悉的中药味儿,可是我并没有生病呀?我疑惑着走入厨房,灶台上淡蓝色的火苗舔着中药锅漆黑的锅底,锅内的药冒着泡儿,灶台旁是那个紫黑色的陶罐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``咳咳``,屋内传来一阵咳嗽声,透过厨房窗户玻璃,我看到堂屋里的妈妈正扶着桌子难受的咳嗽,皱纹满布的脸上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``咕噜咕噜``药熬好了,我没有喊妈妈,而是小心的关上火,然后仔细的将药汤倒入罐中,没有撒出一滴汤,也没有将一根草药倒入汤中。冒着蒸汽的汤药缓缓流入陶罐,厨房的烟口射进来一束光,正照在陶罐上,罐底那个金闪闪的字从汤中映出``孝``。我笑了,倒完汤药后,我放下药锅,然后去找冰糖。

评论

头像
  • 表情
  • 星级
  • 哎呦,还不错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