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您的举报已受理,感谢您对春雨杯的帮助!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易水寒

上传时间:2018-12-09 14:29:33

作者:赖若然

         “今日往而不返者,竖子也!”

  “轲,请辞决矣。”
  我久久地回望函谷关,城墙染霜,沧桑如许。秦世恍惚,我寂寞地等,等一不归人。
  他湮没在历史的星河里,没来得及留下一碑一匾,也无人替他抱骸归故乡。
  他生而为死士,后人称他刺客,把他演绎在皮影戏的灯火绰绰里。然而他自知——死士,即是生而为恩义而死。
  诚然,荆轲的死,被他视作生命最高尚的荣耀。夫大风起于青苹之末,终了,也当凛然归于尘埃。
  荆轲何等深沉淡漠。于榆次城下,他微笑以对盖昱的怒骂,甘愿敛起锋芒,冰冷的眸子泛不起一丝波澜。于邯郸镇里,他拂袖作别怒叱的鲁句践,罢了一场博局,默然一笑我自如风。
  ——恰是风华少年郎,何必为尔等迂夫所拘。天下偌大,四海皆可对酒当歌。
  于是乎,荆轲纵情于燕。酒肆人间世,策马伊川来。市井里嘈杂人声纷然,但求手边一壶清酒,与知己相见恨晚。高渐离击筑为歌,歌此韶华,歌此少年狂浪。
  罢了江湖浮沉,田光先生促膝长谈,荆轲慨然拾起长剑。宝剑未老,出鞘仍是一泓清泉。踏上燕王的宫殿,身后的田光血溅长空。荆轲,你此行所负,非一人的恩德,家与国与这天下,皆落在你肩头。
  樊於期的毫无赘言,太子丹的欲言又止,秦武阳的外刚内柔。荆轲将他们望在眼底,唯有豪气决心生于心底。高渐离缓缓击筑,声声落地,哀哀冰雪。尘世何缘,如今我为死士,为此君王黄金台意,为此江山社稷万年续。
  再拜一次,酒入喉。易水之下,寒歌渐歇。
  秦王的大殿之上,荆轲俯身叩拜,话声沉稳宁静。回头顾笑,一分轻蔑武阳的懦弱,一分睥睨天下的威严。色彩斑斓的地图缓缓展开,先是那心之所属的,家园的轮廓。
  图穷匕见,广袖仓促撕裂。
  大殿之上,无人能及我逐击天下的英姿。临终竭力一掷,毒匕却未尝痛饮秦王的心口血。未能击杀,只因天命不定我荆轲。
  最后一滴血落地,荆轲箕踞狂笑。何其讽刺,天道仍予了你安康,那便作罢。只叹,负了我半生叱咤风云的韶光,负了我君王殷切的嘱托。
  不枉来此人间走一趟,有酒有歌,也有遗憾。
  留给我,以及万千世人的遗憾。  
  长歌短,长生长。我望见他的一生,何处不是晴空荡日华。远看苍莽城墙几千里,想见千年之前,那一番豪气直破苍天。
  荆轲,你此生已然无憾。
  易水寒,易水寒,易水萧萧西风冷,枯草白雪,一枯一葳蕤。
  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……”

评论

头像
  • 表情
  • 星级
  • 哎呦,还不错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