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×

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您的举报已受理,感谢您对春雨杯的帮助!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春雨杯,提醒您

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



×

登录 是一种态度

爱在心间流淌

上传时间:2018-12-16 08:03:31

作者:张诗语

 

    “糟了,糟了!八点了!定要被责骂一番了。”我心里不停地嘀咕着,满脸焦急,像熟透的苹果,不停地用冰块般的手摸着脸。两步并作一步,加快着步子,一直搓着手里的纸巾,清晰听到喘气声。这忐忑不安的气氛,久久不能平息。

    天空一片漆黑,星星一个都不剩,全被乌云活生生吞尽了。道路静静,树叶“刷刷”作响,都吹歪了脑袋。微弱的路灯下,只有我紧缩的身影,平时都是父亲陪我走夜路,但现在轮到了自己,却惧怕了。我还是没能克服内心的阻碍,就像受了惊的小鹿一般直奔家的方向。

    没过一会儿,我渐渐放慢了脚步,双手撑着膝盖,能感觉到双腿在颤抖,大口喘着气说道:“唉……唉呀……真想吃……吃颗后悔药哩!终于快熬过了。”我看着那不远处,重新直起腰,从容地走去。

    皎洁的月光,在水坑里照着镜子,左转转,右扭扭。

    我看着将快到达的家,心里平缓了些,但又为父亲那不可触犯的话发起了愁:“你一定要在七点半之前回来,我不希望听到任何借口……”我长叹了一口气,低下了头,踢起了地上的小石子,摆出一副苦瓜脸,喃喃自语:“怎么办呢?该怎么交代呢?要不……说同学家钟坏了?……不行不行!那说……还是算了吧,就活该骂一顿!”

    短短几十米路,在我脚下如万里长征般艰辛,难熬。

    我耷拉着脸,不情愿的抬起了头,接着走去。

    忽然,我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有一位男人,我脚步一下子止住,心“咯噔”一跳,像过山车到了最高点,即将笔直坠落。我谨慎地走向了离他远的墙边的位置,他似乎没看到我,不断伸着脖子在望着什么。

    我缩着头,一只手挡住脸,不敢看他,一只手紧抓住背包,手里的纸巾早已被我搓得“漏洞百出”,纸屑被汗牢牢的吸在手心里了。

“一……二……”我心里默数着,“三!”我像脱了弦的箭,想从他旁边一冲而过。迈大了步子,缩着身体,头都不敢回一下。

   “天哪!近了!离他快近了!”我心想着。

    那位男人突然转了下身子,我吓得随之一颤,紧闭了下眼。

   “诗语!”那位男人的话,打破了我内心的斗争。 我愣住了,像木板上的钉子钉在了原地。

    缓了缓神,许久后回应道:“哦!父亲!”我悬着的心,终于放下了。但我很惊讶,父亲竟会在这等我。

    我只见父亲粗糙的手里拿着一件柔软暖和的外套。

    父亲向我走来,把衣服披在了我的身上,冰冷的心一下子融化了。这如千斤重的外套,压着我喘不过来气。

   “看你这脸!吹的够呛吧!喝够了西北风,终于肯回家了呀!”父亲那带有杀气的眼神,让我感到深深的温暖。我知道父亲总是刀子嘴豆腐心,可那心却柔似水啊!

    月光下,父亲的脸庞,很是疲惫。工作了一天,那脚上薄如纸的布鞋,油光闪闪,看得出,父亲下班还没来得及休息,就担心起我,站在这等我。我的心仿佛万箭穿心,我很自责。

    “以后,我不再希望发生了!好吗?!”父亲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 我点了点头:“嗯!”

    我的眼前朦胧了,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,徐徐划过我的脸,稳稳落在外套的衣领上。

    父亲搂着我的肩,我也迈开了沉重的步伐,朝家走去。背影慢慢的远去,慢慢的消失在了道路上。

爱,流淌在这个夜晚,流淌在我心间!

 

(指导老师:卢兴治)

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

评论

头像
  • 表情
  • 星级
  • 哎呦,还不错哦~